魔幻36小时——qky成都一日游

先解释一下标题:qky来成都玩的这两天,绝对是一段值得仔细记录下来的,带有一丝叛逆、又不乏“青春期躁动”魔幻经历。高考之后驾驭文字的能力几乎降为零,还没开始写,就觉得这大概又是一篇流水账,就凑活着看吧……

“青春期的躁动”

大概半个月之前吧,突然得知qky清明要来成都,可能要我开车去接。当时我是有点懵的,但很快就意识到这确实是他的风格,说走就走,行动力max。当时我设想的行程还是比较正常的,可能带他到市中心转一圈,再到我们学校转一圈,再到川大转一圈什么的。三四月份学校里的事情开始逐渐变多,一天比一天忙,也不知道qky和wmq有没有什么已经做好了的计划(实际上,我当时一直以为他俩已经大概计划好了,直到后来才意识到这么想的不止我一个人),就没怎么着急安排行程。直到他到成都的一个礼拜之前,我才发现他连要住哪都还没定……

和qky出来玩最大的魅力(坑?)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他的一句玩笑话里面有多少认真的成分(其实我觉得他自己也不知道)。就比如,这句“那通宵去吧”——就好像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这句“也不是不行”的玩笑话里带有多少认真的成分一样。只是我当时写下这一行字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这已经为qky在成都的这魔幻36小时做好了铺垫。

看到这句“不知道啊”的时候我又懵了……不过确实,这也很qky
“万 恶 之 源”

可能平时共享汽车开多了吧,我在qky来成都之前的前一天才意识到租车需要提前一点租。于是赶紧去各大租车商看了一圈,果然我附近已经没有价格负担得起的车了,只有双流机场服务点还有一辆雪弗兰科鲁滋,想着离川大不远就果断下了订单。第二天一早摸黑起来便坐地铁赶往川大取车。成都的昼夜温差在数字上虽没有北京剧烈,但是我穿着毛衣卫衣依然在骑车去地铁站的路上被冻得瑟瑟发抖。

经过漫长的1小时40分钟终于坐到了8号线终点站。迈出地铁站,终于看到了那天的第一缕阳光——虽不剧烈,但也很明亮。qky运气不错,在一长串下雨天中选了天气最好的两天来成都感受这座他向往已久(?)的城市。

神州租车双流机场取车点

取车用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长很多,可能大概等了得有20分钟吧。好消息是现场没有科鲁兹了,给我升级成了一辆迈锐宝。取到钥匙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上车简单调整座椅便一脚油门直扑川大接上了手上拎着大包小包她给我俩买的零食饮料和早饭的wmq。

上车!

开车从京昆高速进城,在成都站旁边花了一番周折之后发现qky已经自己跑到了万达,还抓了个娃娃。依然没有目的地的我们当即决定把车先放到万达,我们在万达的喜茶一起商量之后的计划。

y1s1成都的路况感觉比北京还差……
成都站旁边的神奇游行——wmq摄
谁能想到qky到成都的第一件事是在一家喜茶里在线考试

三星堆——QKY成都一日游正式开始!

方向盘交给wmq,前往三星堆

决定去三星堆的时候,我们谁都没考虑太多。实际上这个决定是有失误的——我们没有考虑到清明假期期间三星堆的恐怖人流量……

不过这不重要,至少我们正式踏上了旅途!

三星堆并不在成都,而是位于距离成都几十公里的广汉市。

广汉市,四川省辖县级市,由德阳市代管。古称汉州,别名雒城,是四川首批扩权强县试点县(市);北距德阳市区19公里,南临成都市区20公里 ,地处成都平原东北部龙泉山脉西麓。广汉属四川盆地中亚热带湿润气候区;辖9个镇、3个街道,总面积548.69平方公里;户籍人口60.1万人(2019年)。

广汉市位于“天府之国”腹心地带核心区,自古就有“益州门户、蜀省要衢、通京孔道”之说,是成都的北大门。境内广汉三星堆遗址是距今5000年至3000年左右的古蜀文化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摘自百度百科

我对广汉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有“民航黄埔”之誉的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也算是终于亲身来看了看这座小城市。一进入三星堆遗址公园就看到了展馆外一眼看不到头的长队,这才意识到我们来得不太是时候。于是我们继续发挥优良传统,专找没人的地方钻来钻去,钻到了一堵墙下还认真考虑了翻墙过去的可行性。最后从一个土坡上滑下来的时候我们还真发现了一处无人问津的文物——东城墙遗址。虽然它不说我绝对看不出来这是个城墙,但是从介绍牌得知这是国内迄今保存最完整的商代城墙之一,所以这一趟也算不是一无所获——毕竟我们也算是在商代的城墙上蹦跶过的人了…… 之后我们又探索了一会儿三星堆遗址公园里那些没人的角落,还爬到了展馆的房顶上。三星堆的展馆建筑很有意思,它的房顶就是个大坡,可以慢慢走上去。期间我们讨论了许多奇怪的进入展馆的方式,比如拿个铲子挖下去,或者从房顶上蹦下去……

在商代城墙上蹦来蹦去——wmq摄
藏在草丛里的东城墙遗址
藏在草丛里的东城墙遗址
就算不翻过去,也要看看墙后面是什么
在房顶上一览壮观的长队,wmq发挥理科思想估算下边最少一千多人
房顶上的合照 就是我的表情有那么一点……失控?( ——wmq摄
房顶上的阿狸——wmq摄
和小三星堆人的合照

天府广场、春熙路、成都IFS、密室逃脱……

因为真心实意地怕wmq累着,回程qky自愿以一种不怕吃苦、不怕流汗的牺牲精神接过了方向盘,毅然承担了开车回成都的任务。(一条五毛,复制的时候删掉括号)

总之当天下午我们就回到了成都市区,把车停到了天府广场的地下停车场。如果说到现在为止整个旅途看上去都还算正常,接下来就开始为真正的魔幻经历做铺垫了。我已经不记得我们具体是什么时候敲定后面的旅途计划的了,现在回想很可能就是在从天府广场走向春熙路的时候吧。一人一杯书亦烧仙草,一边走一边聊。具体聊了什么我现在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街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派繁华景象。终于走到了成都IFS,简单逛了逛街、预定了一场密室逃脱,又去到房顶上听了一场非洲音乐表演。

密室逃脱在一栋酒店楼里,楼很高,大概有二三十层,却只有三部电梯。关卡不算难,在wmq的强烈要求下也没有选择恐怖主题,我们仨和两个听口音像是成都本地的女孩组成了一组,算是比较顺利地出来了。倒是下楼的时候,我们选择走楼梯下去,走到一半发现不再有楼层标号,也没有出口,楼梯就像是没有了尽头一般向下延伸,给这次密室逃脱强行增添了一丝恐怖气氛。好在,就在我跟qky嘀咕我们是不是已经走到地下了的时候,一层的楼梯门适时出现。没有发生鬼片里的情节,也没有被困在里面(虽然本来也不太应该出现这种事情…… 但当时我确实有些担心一楼没有开门)。

回到IFS,我们直奔优衣库,wmq和qky买下了在去密室逃脱之前就看中了的几件衣服。我也在他俩让我换个风格的“忽悠”下买了一件,可惜这两天天气太冷,可能要过几天气温升高一点才能穿得上吧。印象中从IFS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我们开始寻找一家不怎么辣的餐厅解决晚饭(夜宵?)问题,最后找到了一家非常清淡的火锅店。春熙路依然熙熙攘攘,完全没有晚上十点多钟的样子。想起有人说《成都》的歌词与现实不符,就是因为那句“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不会在成都发生。当然用不了多久我就验证了这个说法其实没那么正确,有很大夸张的成分。这部分放在后面细说吧。

成都IFS楼顶
密室逃脱

晚饭之后——成都的另外一面——魔幻之旅,正式开始

在吃晚饭之前,我们终于决定在ktv包一间房来度过这一晚,qky很快就订好了一家附近ktv房间。吃完饭就已经是第二天了。走回天府广场取车,刚刚还熙熙攘攘的街道已经归于沉寂,慢慢安静了下来。原来成都也会有“所有的灯都熄灭了”的时候啊……记得经过一条路的时候,好像是wmq惊讶地说了一句,这不就是我们刚才我们经过的那条路吗!确实,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和几个小时前简直是天壤之别。qky说,他到一个城市不止要看它在白天大家都熟知的样子,还要看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城市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其实我更喜欢看一个城市的早上,就像wmq说的:慢慢有人陆续醒来、各种各样的城市服务开始运转、地铁开出早上的第一班列车……(好吧,其实这一段是我自己说的,我想不起来wmq当时是怎么说的了,反正差不多就这个意思)总之我觉得,看着一个城市慢慢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是一件很迷人的事情。

路上路过了几个酒吧还是夜店的门口,我们也见识了另外一种生活:白天在家休息,夜色降临之后就开着劳斯莱斯、兰博基尼来到夜店,吸着电子烟喝酒蹦迪。这种生活我之前有所耳闻,但是真正亲眼见到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这是一种不属于我们,也不会属于我们的生活——对于我们这几个“乖孩子”来说,凌晨时分在成都的大街上游荡已经是一件很梦幻的事情了。我也不太好对它作出什么评价,除了它看起来真的很伤身体……

夜深了,从生活说起,写点意识流的东西吧。

想起来之前不止一次和qky聊到过未来。也许现在看来,考研、找工作、成为IT男是我俩共同的唯一可行的出路。我们俩都曾陷入,或正在陷入各种各样的迷茫,不知道该学什么、该干什么。于我而言,则是要不要继续学计算机,还是安心跟着大学专业,未来去搞通信?我以前一直自认为自己的人生规划算是清晰的,但是西工大计算机同分被刷,来到了成都学了一个不是计算机的专业算是命运跟我开的一个小玩笑吧。既来之则安之,命运安排我来了成都,就要在这里好好学下去,战胜生活中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困难。要坚信任何迷茫都终将拨云见日,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吧。

思绪回到四年前,北京的夜幕降临之后和qky在静谧的附中校园里躲着保安自习备战中考的自己,在家和qky一起背诗到凌晨三点半的自己,那个补习班下课突发奇想从马家堡步行回到和平门的出租屋的自己,那个天真而简单、对未来充满了美好但又虚幻的幻想的自己,和现在也是有了天壤之别(不过步行从补习班回家的作死精神倒是一直留到了现在)。即便是到了高中,我不再像那般稚嫩,对未来也不局限于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也从不曾想到wmq会考来成都,在四川大学读汉语言文学;也从不曾料到短短一年之后我也会来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读电子信息专业;更不曾想到我们三个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聚成都,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漫步于成都同样静谧的街道上。也许这就是生活的精彩之处吧!

经过天府广场的时候,我们三个还被jc叔叔拦了下来。一开始只是以为我们三个大晚上在路上走显得很可疑,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天府广场晚上不让进,算是这趟旅途中的一个小小插曲吧(毕竟后面还有更大的)。jc叔叔们也很辛苦,不分白天黑夜地保护着这座城市、保护着这座城市里正在熟睡中的人民,在此向他们致敬。只有亲眼看到了,在成都这样一个四月份依然带着一丝寒意的夜晚中亲身感受到了,才能真正理解他们的这种辛苦,对内心的触动和在电视上看到还是不一样的。我们尝试了好几个入口发现都上了锁,最后从车行道下去取到了车。再次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我扭头又看了一下那个拦住我们的jc叔叔。我们坐在温暖的车里离开了,而他们留在原地继续守护这偌大广场的静谧与整个城市的安宁。

高德导航,回天府广场取车
夜店旁的豪车和玩手机的年轻人
深夜的天府广场。伟人依然静静伫立在那里,凝望着这座城市

魔幻之夜——人生第一次KTV通宵

A Thousand Years, by Silu Wang

上了大学之后对KTV通宵这种事儿时常有所耳闻,但从来没有,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种体验。当然我从来就没有打算真正通宵,因为我当时做好了第二天负责开车的准备,并且考虑到了他们俩都开不了车的情况。事实证明我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即使到了早上6点qky还觉得自己精力充足,到了七八点钟他就完全撑不住了,进入了通宵之后的恍惚状态。(其实wmq在晚上睡得还是比较充足的,但是她身体状态不太好,有点感冒。再说,也确实怕她累着嘛(真心.jpg 绝对没有别的意思.jpg))。唱歌唱得还是很嗨的,我怕自己感冒或者嗓子出问题就一直在给自己灌水+吃橘子。中间wmq点了一首A thousand years, 我以前也听过,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一直在脑子里单曲循环。尤其是前几天连续阴雨天影响心情,压力又大得自己快受不了的时候,整个人就会经常性地不分场合陷入到一种“宕机”的状态,只剩下这首歌在脑子里回荡……差不多到了凌晨三点,我就逼自己放下话筒,往沙发上一躺开始睡觉。可能是ktv太吵,也可能是心情的激动难以平复,我其实一直没有睡着,就闭着眼听wmq和qky唱歌。我记得,刚进ktv的时候我就点了一首成都,然后我睡着睡着又听到了wmq在唱成都,就突然坐起来拿起话筒跟着唱。现在想想这个画面好像还挺诡异的……一首歌唱完,躺回去接着睡。几首歌之后我听不到wmq的声音了,就知道她也睡下了。qky还在唱——有几首歌里我恍惚间听到了wmq的声音,心想,她不是睡了吗?然后再仔细一听,原来是伴奏的女声。反正一晚上就这么迷迷糊糊的,中间凌晨四点我起身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和qky一起帮wmq盖了一件衣服之后又继续迷迷糊糊地睡,一直睡到5点半ktv服务员来通知我们还有半小时打烊。虽然一直没真正睡着,但是这种浅睡眠对恢复精力也是有不小的帮助的。

走出ktv,和qky把车开到了一个看上去好像不收费的路边,就放倒座椅接着睡,qky则选择出去转了转,顺便给我俩带回来早餐。在车上我睡得稍微深了点,但也睡不安稳。为了透气,我把窗户开了一个缝,这样的结果就是外面人说话我也能听得一清二楚。wmq在后座睡得很安心,我就没那么安心了——只要有人经过我们车并且在周围停留,我就起来看一眼,确认安全。过了会儿qky也回到了车上,我从座椅上弹起来看到是他,发现他已经累的不行了,之后又马上倒下去继续睡。他回来之后我稍微安心了点,不再那么频繁地从椅子上坐起来了。直到8点多,停车管理员来敲我们的窗户,我和qky又猛地一下从座位上坐了起来,原来是我们的车停得太靠外了,有点挡路。时间也差不多了,qky干脆就把车开走,却发现他已经精神恍惚开不了车了。于是我坐回驾驶座,先找了个公共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再踏上最后一段旅途:开车把qky送到成都东站。

写到这里已经是凌晨2点20了,有点语无伦次,但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把我真实的心理状态和内心感受记录下来吧。先去睡觉了,最后一部分下次再写。

正在唱歌的qky和直挺挺躺在沙发上正在尝试强行入睡的我——wmq摄
凌晨六点的成都
这张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拍的了,但是那个早上我基本上就是以这个姿势在车里度过的

尾声——意料之外的魔幻

睡了一觉,起来接着写,毕竟再不写完很多细节我自己也不记得了。

成都东站的路不太好走,兜兜转转的,找了半天才找到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把wmq和qky叫醒,陪他上楼,在车站门口和qky告别。qky说,他就觉得和做梦一样,不真实,怎么这就要回去了呢?最后我和wmq目送他消失在车站的茫茫人海中才转身回去。按计划,我应该先把wmq送回川大,然后把车还到双流机场,再自己坐两个小时地铁晃回去,上床,睡觉。坐到车里,我跟wmq说,终于要从魔幻世界中出来了,要回到现实了。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除了……

emmmmm

刚才已经在东站附近绕过好几圈的我已经是轻车熟路,果断立刻绕了回去。在送站平台上堵了一小会儿之后很快就又回到了地下停车场,重新把qky接上。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现实世界了。看了看刚刚生离死别完的qky,有点哭笑不得。计划倒是没怎么变——他当场买了张机票,我们依然直扑双流机场。去机场的路还算好开,只有快到的时候机场高速堵了一小会儿车。中午时分到了机场,再次把他俩叫醒,一起进去陪神志还不甚清醒的qky完成值机的流程。他买的是晚上的机票,我们就帮qky找了家类似休息仓的地方安顿下来,又找了个地方坐下准备吃饭。坐下之后,却没有一个人有胃口——人老了(划掉),还是禁不起通宵了。于是就坐在那里聊天,也不记得聊到了多久。

反正最后把qky送回休息仓睡觉、我把wmq送回了川大,约定8点一起给qky打电话防止他睡过头误机、找了个加油站加油、把车开回了双流机场换车点,骑车回到川大,坐地铁,回学校。这次真的回到现实世界了,但是一切又显得那么不真实。沿着前一天早上刚刚骑车经过的路往回骑,产生了一种时空的错乱感——今天是哪天?这条路好熟悉,今天早上刚骑车经过。哦,不对,是昨天早上刚骑车经过,我们玩了两天了。

不知道在地铁上过了多久,终于总算是回到了学校。给wmq发了条消息,上楼进屋,倒头就睡。

魔幻36小时,终于结束了。

拿到登机牌的qky
川大附近找了一家没见过牌子的加油站给车加油——后来我才发现,我们学校旁边也有一家这个牌子的加油站
还完车,骑车回川大。一切重归于朴素,一切重归于真实
我们学校离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骑车是骑不动了,坐公交车吧

后记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旅行虽然只有短短两天,但给我内心留下了非常大的震撼,好几天不能平复。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分好几天写这么一篇长长的流水账来把它记录下来吧。我不知道这种震撼从何而来,但受成都阴雨连绵的天气影响,我这两天莫名其妙地变得尤为多愁善感,这种震撼在我内心也被无限放大。仔细想来,这种感觉和以前玩模联所谓的会后综合征竟有一分相似,背后的原理大概是一样的吧。没发朋友圈,写下这么一篇游记,既是给能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们分享,也是给日后的自己留下一个慢慢回忆的依据吧。

2021年4月11日

于电子科技大学学知苑

qky抓的娃娃——wmq摄
qky给我俩带的茶颜悦色的茶叶,一直说要打开尝尝一直想不起来,一会儿我就去泡一杯

我来了我来了

好久没写这种东西了2333 反正写在这里也都是只有特别熟的人能看见(?) 就写点流水账,记录一下现在的心情吧。

这两个礼拜忙得团团转,今天晚上终于获得一点空闲时间,本来说好好放松一下去玩会儿模拟飞行,突然想起来服务器迁移没有做完……于是打开终端登录服务器开始干活。谁知道这时候突然跑来个人问了我一道微积分的题,然后不知怎么就写了一个小时微积分作业……

懂了,服务器运维比写微积分作业还烦(划掉)

最近去听了好多大创的讲座,大体就是怎么分工啊怎么安排时间啊一类的经验分享,但是其实我听从了学长学姐的建议没有报名这一期的大创(格院大一下课实在太多了),感觉有点自己给自己徒增焦虑。但是大二是一定要去搞科研的,上个学期就说要联系导师一直鸽到了现在邮件都没发出去。至于科研方向,我真的是越来越迷茫了,现在感觉有很多方向都可以尝试,比如人工智能、嵌入式开发、物联网…… 但总不能闭着眼睛选?先尝试联系下导师看看吧,还不一定有导师愿意带我呢。

最近拿到了一个我们学校电动方程式赛车队的招新传单,简单来说就是自己设计制造电动赛车去参加比赛,还是有点心动,但是又担心精力不够用。而且我觉得造车虽然我感兴趣,和我未来的发展方向差得可能真的有点远?我真的值得把精力放在这上面吗?不过传单上提到无人驾驶、智能驾驶,这两个方面我倒确实比较感兴趣,也许可以尝试一下。

感觉上周的大物和微积分有点没跟上,一堆作业没写完,大物实验报告还没开始写……这周末看来是不能浪了,图书馆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