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平均每20名适龄儿童中,就有一名罹患阅读障碍症。他们不能正常读写、学习,却很难被理解,常被当成“笨小孩”。

我叫校校,今年12岁,上四年级,2年前确诊阅读障碍症……

从小学一年级起,我的成绩就稳稳垫底。不管我做多少题、背多少书,我的成绩都没超过60分。妈妈说,我的脑袋里有层“膜”。我确实没有办法让这些字“蹦”进脑袋里——我有病。

日常的语文生字默写作业,不出所料,又没写对几个字儿。

(点击下图对比校校的答案)

我的姐姐和我就不一样了。她有着聪明或者说健康的脑袋,学习成绩优异,从不用爸爸妈妈操心。她的房间里有一面奖状墙,大红大红的奖状,如果我也能有一张……

晚上十一点,妈妈还伏在桌前教我数学题。因为有阅读障碍,所以我比其他同学更早知道“笨鸟先飞”的道理。
我付出了远超同龄人的努力,牺牲了玩耍和睡眠的时间。反正,我本来就挺喜欢学习的,这些困难算不了什么。

十一假期期间,妈妈给我制定了精确到分钟的“非人”计划!
每天早上七点起来背两个小时单词,做三个小时数学题,下午生字听写、课文背诵,晚上还要跳绳锻炼身体。

尽管错误不断,进步很慢,但我没想过停歇。

<

期中考试成绩公布,我仍然是最后一名。

同学对我竖中指,嘲笑我“大鸭蛋”,老师让我罚站,说我“整天荒废时光” “不愿意学习就把你开除”。
当我妈妈告诉老师我患有有阅读障碍症时,他反问我妈妈“是不是也有精神问题”,“孩子不读书家长还跟着偏袒”。

一周后,我转学了。新学校的老师、同学都很友善,但我的成绩仍然毫无起色。

事实上,考试成绩差的根本原因是我根本读不懂题目。在我眼里,这些字都是模糊的、跳动的、闪烁的,像一个个小精灵。

在学习的煎熬过程中,一直陪读监督的妈妈也要“抓狂”了。

我开始厌学,逃避没有结果的付出。

妈妈把我的煎熬与转学经历发到网上后,似乎更伤心了。

7月1日的一次听写是一切的转折点。这次听写,我史无前例地得了满分。虽然非常简单,班上同学大多都是满分,但老师特意在课堂上表扬了我,还在家长群带动其他家长里一起夸我。

妈妈感动哭了,我们像就像流落孤岛的人终于看到了海岸.
在这之后,妈妈释然了很多。我给她写了一幅字,叫“境由心造”。

我逐渐够真正悦纳自己,接受阅读障碍的现实。
妈妈也一直坚持陪伴、监督我学习,仍然制定严格的学习计划。不同的是,这次我们不与别人比,只和自己比,只要比昨天进步,就是成功。

期末考试出成绩的当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的语文、数学、英语都及格了,这是第一次,上学以来的第一次。
对着蜡烛,我许了一个心藏已久的愿望。
爸爸妈妈就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张鲜红的奖状,上面写着:“为表彰校校认真努力、好好学习,特发此状,以资鼓励。你不是笨小孩!”

点击为校校生成奖状

<